自己的一间屋


《对峙》

文/阿鬼(冷眉语)

对于迷失
不是夜的错,不是风的,沟壑的
荆棘更谈不上
它们在那里。某种神秘的东西
交叉,无序,又形成新的秩序
以便一些不识时务的鸟消失得更干净
时间比墨更深
它陷于其间,拖延了我的好年龄
当你站在高高山巅
我是你如临大敌的深渊
当你拿夜来斜睨
我比时间更深重
当你使用荆棘,我已不知道疼
至高无上的夜
风是它的,沟壑也是
荆棘更不用说
我常常摊开左边的是,右边的非
抑或手心的沙子,手背的流水
又轻轻合上。怎么说呢
船通过一张纸沉到生活的背后
正面的碑文只适合秋天用落叶横扫
只需静观那死亡之火,瞬间
取走无用的一生
每一处累累的伤
现在,可以用力将钉子拔出来了
血冷得像鸦群
你听得到教堂顶上的拍翅声
阳光四下里溃散
我从那里抽出时
世界恰巧转过脸去

*好姐妹的诗

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