自己的一间屋

恐惧之夜——是的,这些将要去乞求的梦,是真正的死尸。 我把它永远埋葬在我心中,为了全部的时间....

存档灵魂:


【葡】佩阿索




在恐惧之夜,所有夜晚的自然本质,
在失眠之夜,所有我的夜晚的自然本质,
我记得,在摇摇晃晃的磕睡中醒来,
我记得我做过的以及在生命中我也许已经该做过的一切。
我记得,而一种怒火
传遍我的全身,就像身体的一阵寒冷或一种恐惧,
我的无法挽回的过去——这才是真正的死尸。
所有其他的死尸很可能只是错觉。

所有的死者也许还在另外的地方活着。
所有我过去的时光也许还在什么地方,
在幻觉的时空之中,存在着。
在消失的谎言中。



但从前我所不是的那个东西,我没做过的事情,我没有梦见过的东西;
什么是现在我才看清我该已经完成的,
什么是现在我才清楚地看见我该已经——
这是那个超过所有上帝的已死的东西,
这个——总之,它曾是我生命中最好的部分——它甚至
不是上帝所赋予生命的……


如果在某个确定的地点
我转向左边而非右边;
如果在某个确定的时刻,
我说了是而非否,或说了否而非是;
如果在某次交谈中
我忽然想出一个句子,而现在我在昏睡中却要仔细推敲——
如果事情是这样,
今天我就会截然不同,也许整个宇宙
会在昏迷不醒中被复活成另一个样子。


但在那不可挽回地失去的方向上,我不曾改变,
一点没变,想都没想过,只是现在我才认清了它;
但我并未说YES或NO,只是现在才注意我没说过这个;
但我未能完成的诗句如今却在我心中翻涌不息,它们全都
清澈,自然,逼真,
最后,谈话集中了,
全部的问题都解决了……
但只是现在,那从未存在的,也的确不会存在的事物,伤害着。



我确实已错过的,在任何的形而上学体系中,
都没有抓住一点希望。

也许我能将我梦见过的带到另外的世界。
但我怎能将我忘记梦见的事物带给另外的世界?
是的,这些将要去乞求的梦,是真正的死尸。
我把它永远埋葬在我心中,为了全部的时间,
为了全部的宇宙。


今夜,我无法入睡,而宁静环绕我
像一种我无缘分享的真理,
而月光在户外,像我无法拥有的希望,
对我来说是看不见的。




欧凡 译



评论

热度(4)

  1. 自己的一间屋存档灵魂 转载了此文字